中国政府网 | 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 | 湖南省人民政府网

首页>信息公开>工作动态>媒体关注

【凤凰网】千亿扶贫政策再升级,湖南11县有资格享受

湖南省国土资源厅  时间:2018-04-09

凤凰网湖南讯(文/袁树勋)3月26日,国务院发布《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省域调剂管理办法》。

这是为深度贫困地区量身打造的扶贫政策。湖南的11个深度贫困县,也被纳入其中。它们是,城步、麻阳、通道、桑植、泸溪、凤凰、古丈、花垣、保靖、永顺、龙山。

这项政策的含金量有多高?国内率先试水的四川乐山市马边县,已给出了令人振奋的答案。

2017年12月,马边县协议流转7000亩指标给浙江绍兴市越城区,协议总金额50.4亿。这个数字,相当于马边县2015年财政总收入的14倍。

增减挂钩节余指标是什么?

中国实行严格的土地管控,禁止地方政府擅自增加建设用地规模。大到一个省,小到一个开发区,每年能占用多少亩农用地搞开发建设?取决于它当年能拿到多少亩的用地指标。

这个指标体系,由中央政府统筹控制、层层分解,总体原则是“从紧从严”。落实到地方,尤其是用地量大的经济发达地区,“指标不够用”是常态。因此还出现了一个专有名词,“土地饥渴症”。

当然,制度层面也没有一杆子拍死。实际运作中,也出现了一些变通政策。“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”,就是其中典型。

这项政策,可以这么举例说明:A县减少了1000亩农村建设用地,比如把1000亩宅基地复垦为耕地。那么,它就可以增加1000亩的城镇建设用地。

“增减挂钩”政策是2004年出台的。运行数年后,有人提出了新的问题。

还是以A县为例。通过“增减挂钩”,它获得了1000亩城镇建设用地指标。但它是个贫困县,建设项目少,最终只用掉了其中的500亩。剩下的500亩指标,闲着也是浪费了,能不能卖掉?

要知道,经济发达地区缺这种指标缺得厉害。如果允许卖,能赚不少钱。

2016年2月,国土资源部放开了政策口子,允许贫困地区跨市县“卖”指标。不过,仅限于省内交易。

尽管有局限,效果也是立竿见影。从2016年2月到2017年6月,全国有13个省份参与了交易试点,协议总金额接近335亿。这笔钱,大致能完成近60万贫困人口的异地扶贫搬迁。

超常规扶贫政策再升级

在湖南,率先试水的是新邵县。2017年1月,它宣布向长沙高新区分批出售1228亩指标,协议总价2.8亿。扣除成本,新邵能赚近2个亿,相当于它2016年财政收入的五分之一。

上述交易中,一个增一个减,两地的建设用地总量确实没变。

但它只是指标的腾挪,土地不可能跟着挪动。具体到长沙高新区,将实实在在地减少1228亩农用地——包括水田、旱地和林地。当地的生态保护压力,将进一步增大。

正因此,决策部门允许指标跨市县交易时,就引发过不少争议。连国土资源部官网,都称它是一项“超常规扶贫”政策,是为了给贫困地区筹集扶贫资金才启动的。政策有效期,只到2020年。

出乎很多人意料是,政策允许的交易范围,很快又扩大了。

2017年12月,中共中央办公厅、国务院办公厅出台意见,允许深度贫困地区的增减挂钩节余指标跨省流转。

当月,四川乐山市马边县和浙江绍兴市越城区,达成国内首单跨省交易。7000亩指标,交易均价高达70万/亩。

突破千亿,只是时间问题

要知道,此前很多地方的省内交易案例中,单亩均价通常不到70万的一半甚至三之一。

以湖南为例,水田类指标的市场均价约为30万/亩,旱地类指标不到20万每亩,林地类指标更便宜。在增减挂钩项目中,把农村建设用地复垦为水田,即产生水田类增减挂钩指标,旱地、林地指标依此类推。

如果是新邵县和绍兴越城区交易,新邵那1228亩指标的协议总价能翻近3倍。按协议价计算的净利润。能增加近6个亿

地域价差如此大,也不难理解。交易范围扩大后,当然能找到更有购买力的买家。富庶的北上广和江浙地区,自然比长株潭地区更出得起价钱。

当然,新邵人用不着沮丧。升级版的政策,仅赋予深度贫困地区——西藏、南疆等“三区三州”和其它深度贫困县,新邵不在其中。

已经提前卖掉一些指标的湖南几个深度贫困县呢?其实也大可不必后悔“卖便宜了”。

3月26日发布的《管理办法》中,明确了诸多细则。它的出台,相当于宣告新政正式落地。其中有一条:深度贫困地区开展增减挂钩,可不受指标规模限制。

每年,全国可以开展多少面积的“增减挂钩”项目?也实行总量控制。各个地方能分到的指标数量都是有限的,通常是“不够用”的。

湖南的11个县也在“不受指标限制”的名单中,它们还有无限可能。

《管理办法》中的一些细则,更注重流转收益的统筹使用、平衡分配。在此机制下,指标出售方的利润率,或许不会像第一个吃螃蟹的马边县那么高。

但它仍值得期待。这个市场开启16个月后,交易总额就达到了335亿。突破千亿,只是时间问题。